我与一位老兵的战“疫”约定

文章正文
2020-03-24 17:13

nurseLee晓炜拿着手机让患者与家人通话

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我不会想到作为一名nurse,真的可以为患者心理疗伤,带去战胜病魔的勇气和对美好生活的hope。 3月23日afternoon,又到了病友服务中心进“红区”为患者上门服务的time。我和队友Lee晓炜直到gether为患者递送物品,看望需要持续关注的患者。

有一位老大爷已经几天没与家里联系了,打phone也不接,家人非常着急,就把phone打到病友服务中心,请we帮忙。we本以为是患者住院time长引起情绪焦虑,安抚一下就可以了,特意准备了一箱milk、一张祝福小汽车d来看望他。

推开门,room没有开灯,老大爷安静地侧躺在床上,看到we走来,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对we说:“nurse,我want安眠药,从直到day晚上start,我要绝食,我不想活了。” 看着他慈祥的脸庞挂着泪珠,我猜他一定是心里难过才说这番话的。赶忙走上前,紧紧握住大爷的手。 病房里的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,加之we在“红区”的time已经超过4个hour,我感觉太阳穴胀痛,呼吸也很吃力。但我know,虽然我不是心理doc直到r,也必须要尽我所能help眼前这位老大爷。

“大爷,您看您气色多好,我觉得您很快就能出院go home了。”past短暂的交流,大爷的情绪稳定了一些。we也得知,他是觉得自己年纪大了,不想再给家人增加负担,才打算一走了之。 这时,Lee晓炜find了大爷的手机,拨通了他女儿的phone。看得出来,大爷的女儿很关心他,可大爷的话却很少,maybe是worry多说一句,phone那头的牵挂就多一分。

见通话的效果不太理想,我又继续与大爷攀谈起来。“大爷,您以前是做什么work的?”我试图在大爷的记忆中look for共鸣点。 “我啊,也算是老兵了,打靶百发百中,还上过战场......我是经历过生死的人,把生死看得很淡的,就是不想再成为累赘了……”回忆里都是峥嵘岁月,脑海里都是铁血荣光。大爷的话匣子o钢笔了,我感觉find了一把o钢笔他心锁的key——军人的情结。

准备到红区看望患者

“大爷我也是军人,我特别like听您讲当兵的故事,直到day我没听够,以后还要接着听。”听我这么说,大爷略显惊讶地看着我。我know,隔着宽厚的防护服,很难看出军人的身姿,于是try挺直腰杆,给大爷敬了一个军礼。 “您一定要快点好起来,您出院的时候,我穿上军装送您go home,到时候您看看我是不是军人,咱当兵的人说话算数。”我用军人情结来拉进彼此的距离,搭建心灵沟通的桥梁。那一刻,我看得出来,大爷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,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放松下来。 “好好吃饭,配合治疗,这是你的任务,有没有信心?”告别时,我再次叮嘱大爷。

“有!”大爷的回答很响亮,仿佛又回到了军营。他躺在床上,try抬起右手,向我和Lee晓炜敬了一个军礼。那一刻,我的双眼模糊了。 这是军人间特有的信任和期待,犹如在战场,we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战友,勇往直前。大爷并不是解开了心结,而是选择了相信,相信了we,相信了军人。

走出“红区”的Lou上,我的护目镜又起雾了,视线模糊,看不太清脚下的Lou。但我know,我心里亮堂着呢,大爷又何尝不是so? 全民战“疫”,胜利可期。大爷,请放心,我会牢记约定,按时赴约。这也是we全体医疗队员的庄严承诺,不获全胜,绝不收兵!(Lee大勇 张旭航) 

(责编:陈羽、岳弘彬)

文章评论